“中国结”涵义共创大湾区夸姣未来——访港珠澳大桥总设计师

通车后的港珠澳大桥,成为伶仃洋上一道优美的风景线。人工岛、中国结、帆船塔、海豚塔靓丽耀眼。这个显著的地标性建筑群,不只充沛彰显建筑之美和艺术之美,更是构建粤港澳大湾区“一小时日子圈”要害一环。

2018年10月通车,至今已近半年。当我们站立桥头,看着车来车往,一边畅想着大湾区的夸姣未来,一边感叹这项被外媒称为“新世界七大奇观”的工程时,也别忘了它的缔造者——孟凡超们长达十几年的耕耘与浇筑。

作为我国桥梁建设史上技能最杂乱、环保要求最高、建设规范最高的“超级工程”,港珠澳大桥是总设计师孟凡超心目中“力与美”的化身。但其实不满足的他,豪气十足地对记者说,“设计港珠澳大桥关于我的职业生涯来讲,是事业的高峰,但不是高峰”。

“为的就是这一天”

大学毕业后,纵横桥隧领域30余年,孟凡超先后掌管或参加设计20多座国家级特大型桥梁工程。说出来,都是一些如雷贯耳的名字:黄石长江公路大桥,南京长江二桥、三桥,杭州湾跨海大桥,西堠门大桥……但俱往矣,数风流人物,还看今朝。

2018年10月24日,历经6年前期设计、9年建设,全长55公里,集桥、岛、隧于一体的港珠澳大桥正式通车。跟着港珠澳大桥通车,由香港至珠海、澳门的车程,从3个多小时缩短至45分钟左右。

亮眼成果的背后,凝集着孟凡超及其团队的智慧与汗水。早在2004年初,孟凡超就带领团队开展大桥可行性研讨。他通知记者,因为港珠澳大桥跨越伶仃洋并连接粤港澳三地,是一座跨越“一国两制”区域的世界超级跨海交通通道,前期研讨本身就是杂乱而庞大的体系工程。

勇者知难而上。孟凡超退休前有许多名号——全国工程勘测设计大师,中邦交通建设股份有限公司副总工程师,中交公路规划设计院有限公司副总主管,但最嘹亮的名号就是一个:“桥痴”。

身边同事说他平时是“工作狂”,出差每到一处先看桥,日子中好像只剩下桥了。到了港珠澳大桥施工图设计期,使命重时间紧,孟凡超曾接连3个月带领团队起早贪黑赶工。积劳成疾的他住院承受手术,回京短暂疗养期间仍遥控现场设计,没过多久又奔赴一线投入工作。

跟记者谈起来,港珠澳大桥每一项规划设计的细节与立异,孟凡超都如数家珍。关于大桥的开通,他说,“一辈子干这个,为的就是这一天”。

“中国迈入强国行列”

改革开放推进中国桥梁技能快速开展,大跨度杂乱结构桥梁的设计和建设有了长足前进。虽然早已确立桥梁大国形象,但港珠澳大桥的杂乱性和技能难点之多都是空前的。这是一个早年被外国专家断言“中国人无法做到”的工程。

相关阅读